乐玩常客圈ffp123 一起
提升生活质量和品质

做人不要太耿直,学会揣摩人心,做个聪明人 | 鬼谷子

作者|鬼谷信(个人微信ID:guiguxin)

鬼谷道创始人 | 国学自媒体人 | 鬼谷子研究者

做人不要太耿直,学会揣摩人心,做个聪明人 | 鬼谷子

做人不要太耿直,学会揣摩人心,做个聪明人 | 鬼谷子 

谨以此文献给曾经怀有纵横家们梦想的人们!


人生,就像一盘充满变数的棋局,每个人都是不甘寂寞的棋子,但笑到最后的永远只是少数人。


提起纵横家,总会让人想起奸诈、小人和阴谋。就好像纵横家都是没文化的坏人似的,对此陈子昂表示不服。

 

“当年要不是老子对诗歌做了改革,你们哪有什么唐诗读。”

 

提起唐诗,你知道诗仙李白、诗圣杜甫,但很少人知道诗骨陈子昂。实际上陈子昂的地位却丝毫不必李白低。唐诗的江湖里,他们的关系就好比风清扬和令狐冲,是一种传承关系。

 

我们知道华山派气宗很浮夸,但是岳不群死不承认。所以每次徒弟问:“气宗那么牛逼,师父你咋还被名不见经传的不戒和尚打成这个熊样呢?”

 

岳不群的回答只有一句:年轻人,你懂神马。来,跟我一起吸气、呼气、放屁……

 

初唐诗人沿袭南朝的“浮艳”宫体诗风其实就跟气宗一样,辞藻华美,内容空洞。整天吟唱的就是:妆窗隔柳色,井水照桃红。非怜江浦珮,羞使春闺空。描写全是你侬我侬,男欢女爱,让人听了面红耳赤的诗。不为别的,因为李后主,隋炀帝,李世民喜欢,所以宫体诗盛行一时。


宫体诗的作者把心思主要放在了韵律、辞藻和对仗上下功夫,使得辞藻华美却华而不实,浮夸空洞却中看不中用。陈子昂出现在文坛后,极力主张诗歌风格改革,要求诗歌内容充实,感情丰富。摒弃齐梁余风,提倡汉魏风骨,要求诗歌只抒胸臆,不羁不修。


简单的说就是:重意不重形,重实不重虚,多点真实通俗,少点虚伪媚俗!

 

所以在唐诗发展,陈子昂功不可没,他把唐诗的一招一式变得自由挥洒,讲究真情实感,不为韵律、辞藻的规矩束缚,像剑宗一样,变成了实用主义。那么,陈子昂的诗歌有多真实?我们来理会一下他在《感遇》的诗句:


吾爱鬼谷子,青溪无垢氛。

 

耿直boy陈子昂直接把自己对鬼谷子的爱写成了诗,来抒发自己的真情实感。不要小看这一点,反问一下自己:你敢在朋友圈发一句:我爱鬼谷子吗?你不敢,因为人都是会伪装的,伪装了就不是真情实感。


耿直的陈子昂毫不避讳对鬼谷子的热爱。

 

提起诗人,我们总会想起苦大仇深,悲天悯人的模样。我们的陈少爷可不是这样,人家是名门之后,陈平是他的二十八世祖,有趣的是四川陈姓在陈平之后就再也没出过能登堂入室的牛人。

 

为什么呢?陈平说出了原因,他说:“我多阴谋,是道家之的禁术。吾世即废,亦已矣,终不能复起,以吾多阴祸也。”意思是说我喜欢玩阴谋,这是道家的禁术,如果子孙受到牵连,这都是报应啊。

 

那么陈平说的禁术是什么呢?恐怕就是《鬼谷子》,因为根据陈氏族谱记载:汉唐时期四川陈家一直有人在研究纵横术,包括陈子昂。

 

比如陈子昂评价自己:少好纵横术,游楚复游燕。我们知道张仪的最大功绩就是弱楚,而苏秦则是在燕国发迹。话已经说的很明白了:

 

“老子,我就是纵横家!”


耿直的陈子昂又一次表达对鬼谷子热爱。

 

自古以来,一个人要想成功,有个成功的爹很重要。在唐代一直有个千古之谜:李白他爸和陈子昂他爹到底谁才是四川首富。所以别羡慕他们的放荡不羁,因为人家有的是钱。

 

在陈少爷的眼中,谁有钱也没我有钱。陈家到底多有钱?史书记载:属乡人阻饥,散粟万斛以济民。有一次陈家赈济灾民就花了几十万斗粮食。

 

有钱人的世界我们不懂,陈少爷也不例外。他青少年时期的梦想是做巴蜀剑圣。每天舞枪弄棒,就如后人的歌词一样:

 

“为人耿直不屈,一身正气。什么刀枪跟棍棒我都耍的有模有样。”

 

不过,陈少爷的剑法真的很一般。有一次他拉着小伙伴比武,结果一招苏秦背剑没用好,戳中了小伙伴,那么就尴尬了。估计那一剑戳的很重,因为那一剑戳醒了陈少爷。他在面壁思过时发现,自己十七岁了,居然连名字都不会写。哪有剑圣不会写字的?这样就不酷了嘛。于是开始闭关苦读。说到读书,陈少爷是很有天分的,顺利的考上了大唐的重点学府:国子监。

 

史书上说是陈少爷努力的结果,我猜陈老爷子肯定暗地里送了不少银子。但是有时候钱也不是万能的,比如他连续参加两次科举,都落榜了,是个标准的复读生。不过他比李白幸运,至少他还有科举资格。虽然考试成绩不咋样,但是陈少爷也没闲着。

 

话说落榜后的一天,陈少爷坐在VIP包房里发呆。忽然听见楼下有人在卖胡琴,开价要百万。我们知道VIP包房的隔壁肯定也是VIP,所以一群贵公子跑去看热闹,把胡琴传来传去,摸来摸去,就是不掏钱。虽然大家都是有钱人,不过谁也不傻,归根到底就是一把破琴而已。

 

这时候只见我们的陈少爷一袭白衣,拿着折扇,挤进了人群。他二话没说,淡然的对那卖琴人说:“这琴我要了。”

 

伴读的书童见状,忙拉着陈少爷的衣袖说:“少爷别闹,这琴太贵了。”

 

陈少爷跟没听见似的,又说道:“老板,开个价吧。”

 

卖琴人趁机报了个天价:“客官,此琴价值一千缗,不打折。”我算了一下,千缗约合人民币300万元。

 

卖琴人以为陈少爷会还价,结果人家眉头都没皱一下,就让书童把钱付了。然后对众人说:“诸位兄台,我明天在这里开个party,有空过来一起喝酒”,说罢拂袖而去。

 

一群人看着陈少爷的潇洒的背影,感叹的说:有钱人,好任性!

 

长安城里轰动了,有个傻瓜富二代花天价买了一把破琴。第二天长安城很多人跑去看热闹,那阵仗就像今天的演唱会,人潮汹涌,人山人海。陈少爷见人来的差不多了,坐在窗前,拨弄了几下琴弦说道:

 

“蜀人陈子昂,有文百轴,不为人知,此乐贱工之乐,岂宜留心。”意思是说,我陈子昂是四川人,虽然写了文章百卷,但依然是个没名气的北漂。这乐器是低等人谋生用的,哪里值得大家来关注。说完,他举起胡琴往地上一摔,“咔擦”一声摔的稀碎。随即让书童拿出印有文章的传单赠给看热闹的人。

 

这事其实很伤现代人,在陈子昂看来:弹琴唱歌的都是低等人。与其追戏子,不如追文化人。一时间他的名声传遍了京都,史料记载:一日之内,声华溢都京兆司功王适读后,惊叹曰:“此人必为海内文宗矣!”

 

陈少爷没当上剑圣,却得了文宗的美名。

 

说到这里,你明白了吧。这其实就是一次炒作。陈少爷花了三百万给自己炒作了一下,成就了文宗的美名。其实现代很多炒作基本都是这个路子。什么是奇谋,其实这就是。陈少爷不愧是陈平后人,这《鬼谷子》真没白读。

 

时代如潮,人若蜉蝣。人在时势面前不得不低头。

 

诸位有没有想过这么一个问题,为什么陈子昂要参加科举?这其实就是时势使然,因为唐代已经有了科举制,如果没有学历,就很难进入仕途。就算纵横术练的在厉害,没文凭不行。这对儒家来说是好消息,对纵横家而言是坏消息,因为本来纵横家们从来多读人,少读书。

 

公元684年,第三次复读的陈少爷终于进士及第,这一年被称为扫把星的哈雷彗星出现,预示着大唐帝国发生巨变:李治驾崩,武则天开始执政。武则天为了安葬李治,决定修建乾陵,本来是皇家自己的事情。

 

可我们的耿直boy陈少爷认为这是个机会,于是给武则天写了第一封信叫《谏灵驾入京书》,这段谏书的开头叫:射洪县草莽愚臣陈子昂谨顿首冒死献书阙下。很显然陈子昂是在冒险,他在试探武则天的底限。为什么要用“冒死”这个词呢?因为他在反对武则天修建乾陵。结果怎么样呢?乾陵还是修建了。

 

但是陈少爷的目的达到了。看完谏书的武则天决定亲自找陈少爷聊一次。史书记载:子昂貌寝寡援,然言王霸大略,君臣之际,甚慷慨焉。“貌寝”是说貌不惊人,可能是猪腰子脸。“寡援”是说性格孤僻,不太合群,但是一说王霸之业,君臣关系,就侃侃而谈。

 

看官,你看出什么没?陈子昂用的就是纵横术与武则天在唠嗑,纵横学本来就是一套讲君臣关系学的学问。所以武则天非但没降罪,反而升他为“拾遗”,相当于明朝的“言官”。顺带着武则天称赞他:地籍英灵,文称华晔。这可是货真价实天子册封的,这下子陈少爷真的火了,他的诗集卖到脱销,百姓争相传颂,一时洛阳纸贵。

 

本来陈少爷在京城可以安心上班,踏踏实实写诗,毕竟在京城脚下,只要维护好跟上级的关系,只要不犯错,等待升迁就可以了。可是陈少爷很耿直,有些事情他看不过去,就喜欢嚷嚷几句,甚至还管起人家的家务事了。我们知道武则天上位后废了唐中宗,唐睿宗,目的已经很明确了,武则天想自己当皇帝。

 

可是陈少爷好死不死的上书建议传位给唐睿宗。职场上犯错不怕,最怕站错队,结果你懂的。武则天大笔一挥,老娘给脸不要脸了,多管闲事,滚粗。

 

于是陈少爷被贬到了边疆。被贬官后的陈少爷不仅辟谷、修仙、写诗。顺带着他还帮我们科普了一下。有人认为纵横家就是道家,陈少爷表示反对,比如他说过:纵横策已弃,寂寞道为家。

 

他认为,道家是用来修身养性修仙用的,纵横家是用来纵横捭阖修行用的。

 

陈子昂这么耿直,明显是在学习大唐另一个学纵横高手魏征,可是李世民是李世民,武则天是武则天。李世民能容忍魏征,武则天未必能容忍陈子昂。

 

虽然读着《鬼谷子》,但是陈少爷的确不善于揣摩人心。他误会了一点,武则天赏识的是他的文采,而不是他的政治才能。他没看出武则天称帝的目的,站错了队。所以陈子昂始终莫名其妙的被人排挤。

 

他曾试图挽回,比如他一方面谄媚武则天希望能得到重用,另一方面却又拥护李唐。虽然嘴上巴结武则天,心里却是跟狄仁杰是一路的。这就使得他很难得到武则天的信任。


耿直的陈子昂得罪了武则天。

 

日子就这样一天一天的过着,陈子昂实在熬不住寂寞了。

 

公元696年,契丹李尽忠叛乱,武则天派侄儿武攸宜前往平定。陈少爷主动请缨,请求从军北征,参谋军事。看来在朝廷上建功立业是不行了,所以他打算到边疆寻找机会,可是他不知道他早就上了武家的黑名单,一双看不见的手一直在背后按压他。

 

古代用人有个规律:一看关系,二看长相,三看能力,很显然陈少爷前两个都是0分。眼看着唐军被契丹人打的抱头鼠窜,陈少爷耿直的老毛病又犯了,他直接指责武攸宜不作为,同时愿意带兵一万人抗敌,结果武攸宜以他是文人不懂用兵为由,将其贬为军曹。

 

陈少爷这才意识到,原来一个人的能力大小与他是否会被任用不是必然关系。心灰意冷的他决意退出了仕途。从明天起, 做一个幸福的人,辟谷、采药、写诗作赋、再也不读鬼谷子了。那个意气风发的少年已然成了颓废的中年人。

 

本来故事就应该结束,可是武家人不同意。武三思决定赶尽杀绝,他授意县令段简罗织罪名,将陈子昂囚禁牢狱。陈子昂临危之际,竟然想不出别的办法,于是在狱中给自己算了一卦,最后发出“天命不佑,吾殆死乎!”的叹息!

 

公元702年,我们的陈少爷死于狱中,年仅四十二岁。

 

60年后,杜甫来到射洪县陈子昂学堂,无限感伤,挥笔写道:“陈公读书堂,石柱仄青苔。悲风为我起,激烈伤雄才。”


耿直的陈子昂得罪了武家人

 

虽然陈子昂心怀韬略,腹有良谋,尴尬的是混迹官场几十年,落难时却没有一个人愿意出来帮他,这点着实让人匪夷所思。实际上他的人生开篇灿烂,却虎头蛇尾。我们都猜中了故事的开头却没猜中故事的结尾。身在职场的陈子昂直率耿直的性格几乎就是死穴,加之不善揣摩的性格,使得他的人生不得不惨淡收场。


陈子昂的一生,就吃亏在做人太耿直、直率,缺乏对人性的揣摩。就如鬼谷子说的:忠实无实,不能知人,一个人如果太直率,耿直,这样的人因为缺乏揣摩能力,往往就会缺乏对人性的洞察。


其实还有更深层次的原因,陈子昂之死,寓意着纵横家在历史背景下苟延残喘的一幕苍凉画卷。随着唐代的稳定,已经失去了纵横家生存的土壤,该褪去的留不住,人再强也斗不过时势。陈子昂的命运只是纵横家的缩影,后来的纵横家李白也遭遇到了一样的命运。俗话说:盛世施仁政,乱世用重典,对于纵横家也是如此,只有在乱世才有生长的土壤。


其实,我们大部分学习鬼谷子纵横学的朋友,已经失去了建立苏秦、张仪那样功勋的机会,因为社会人才选拔机制已经改变了。但是没关系,我们可以把鬼谷子智慧应用在商业、职场领域,成为商业纵横家、职场纵横家。相比古人,我们注定平凡,注定平庸,但是我们可以把鬼谷子的智慧发挥在商业领域,将其发扬光大,践行鬼谷纵横之道。


作为纵横家,每一个心怀抱负的人,都会怀念过往,

  

人生,偶尔彷徨,偶尔感伤。

 

念天地之悠悠,独怆然而涕下!

 

做人不要太耿直,学会揣摩人心,做个聪明人 | 鬼谷子


最后,告诉鬼谷道小伙伴们一个好消息:鬼谷道纵横家联盟正式开课了。阿信将会系统跟大家分享鬼谷子经世奇谋,品读鬼谷子御心秘术。精品课程,专业解读,让我们一起纵横捭阖,鬼谷论道!


做人不要太耿直,学会揣摩人心,做个聪明人 | 鬼谷子

始发于微信公众号: 鬼谷道


评论 抢沙发

评论前必须登录!